黄金武士
溫馨提示

工業利潤創六年來最高增速 上下游企業賺錢能力失衡

時間:2017-03-29 09:50

目前工業利潤的快速增加,是否能說明工業進入全面繁榮或經濟進入新周期,還需進一步觀察。因為目前工業利潤快速增長,在很大程度上是工業生產者出廠價格(PPI)大漲,以及上游擠壓中下游行業利潤導致的。

各大鋼鐵企業成了“印鈔機”。

根據國家統計局3月27日公布的數字,今年1-2月鋼鐵(黑色金屬冶煉及壓延加工業)行業利潤同比增長了21.1倍,有色、石油加工等行業的利潤分別增長了1.2倍、1.3倍。

數據顯示,1-2月全國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實現利潤總額10156.8億元,同比增長31.5%。21世紀經濟報道獲悉,這是2011年3月以來的最高增速,當年則有全國4萬億投資刺激的影響。

不過,目前工業利潤的快速增加,是否能說明工業進入全面繁榮或經濟進入新周期,還需進一步觀察。因為目前工業利潤快速增長,在很大程度上是工業生產者出廠價格(PPI)大漲,以及上游擠壓中下游行業利潤導致的。

在鋼鐵、煤炭、有色等行業利潤大漲時,食品、醫藥等行業則利潤增速一般,電力行業甚至出現了利潤同比下降39.3%的現象。

對此,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唐建偉指出,目前工業利潤快速上升,主要還是一些行業去產能所致的,預計一季度都會維持這種上升的態勢。

“如果經濟全面好轉甚至進入一個新的周期的話,那么所有上中下游企業的利潤應該都是恢復的,目前的情況看上游行業的利潤是依靠擠壓下游產業得來的。”他說。

工業利潤創6年來最高增速

歷史數據顯示,2011年1-2月全國規模以上工業利潤增速是32%,今年1-2月該項數據回歸到31.5%,正好是6年以來的最高增速。

2011年1-2月,各大工業行業利潤普遍較好,在39個工業大類行業中,38個行業利潤同比增長,1個行業虧損下降。同時各大行業的利潤增速雖有差別,但是不是太大。

比如當時利潤最高的是化學纖維制造業、黑色金屬礦采選業,利潤分別增長1.3倍、1.1倍。下游的鋼鐵利潤增長26.1%,有色金屬冶煉及壓延加工業增長16.7%。電力、熱力的生產和供應業增長13%。

但是2017年1-2月,41個工業大類行業中,36個行業利潤總額同比增加,5個減少,同時各個行業利潤差距大。比如黑色金屬礦采選業利潤增長了80.5%,鋼鐵(黑色金屬冶煉和壓延加工業)增長21.1倍,有色金屬冶煉和壓延加工業增長1.2倍,石油加工、煉焦和核燃料加工業增長1.3倍。

國家統計局工業司何平博士認為,1-2月份工業利潤出現較快增長,較多地依靠煤炭、鋼材(3068, 7.00, 0.23%)和原油等價格的快速上漲。

而這樣的利潤增加,很大程度上不是經濟過熱或者加快的標志,而是國家減少鋼鐵、煤炭等產能使得價格上升。

2月份PPI上漲7.8%,創2008年以來新高。根據國家統計局和一些機構測算,因為價格上漲帶來的利潤增加約占到1-2月份工業企業利潤總額的22.7%。

蘭格鋼鐵研究中心主任王國清指出,1-2月份整個行業的大幅上漲也給鋼鐵行業帶來了豐富的利潤。“上半年的鋼價還是有一定回升的動力,但是對于下半年來說,隨著去產能工作的進行,也會有很多不確定的因素。整體來說全年鋼材的基價還是能夠超越去年。”她說。

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獲悉,3月27日河北唐山的三級螺紋鋼價格是每噸3650元,比3月16日的高點3860元/噸,價格有所下降。3月27日鋼坯價格是每噸3050元,也比3月20日每噸3310元有所下降,不過仍比去年同期漲幅達到一倍左右。

  上游擠壓中下游利潤

由于目前的工業利潤主要集中在少數行業,且存在上游擠壓中下游的情況,因此可持續性存疑。

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唐建偉指出,通過去產能帶來價格的快速上漲,是難以持續的,因此接下來的價格趨勢可能會是一個緩和上行,但不大會有“劇烈”上漲。

他認為,下一步需要對工業行業關注幾個方面,比如國企對民企利潤是“傳導”還是“擠壓”;上游行業對中下游行業的價格傳導效果如何;同時關注投資與消費之間的背離,不要造成擠壓。

“上游的生產資料生產企業目前仍是大型企業所主導的,競爭并不充分,提價比較容易。但是中下游生產企業的定價權相對有限,他們很難通過其產品的漲價將這種成本轉嫁出去,結果就是上游企業盈利對中下游企業盈利形成了‘擠壓’而不是‘傳導’效應。”他說。

數據顯示,在煤炭、鋼鐵、石油等行業利潤上漲時,這些行業下游領域盈利并不理想。2017年1-2月電力、熱力生產和供應業的利潤下降39.3%,鐵路、船舶、航空航天和其他運輸設備制造業利潤下降10.9%,其他制造業下降1.6%。

今年,國家發展改革委決定要用更多的市場化手段解決去產能問題,這可能使得煤炭和鋼鐵價格在新一年漲幅不會高于2016年。

中信建投證券煤炭分析師張緒成指出,煤炭目前只是處于盈利的恢復期。1-2月份價格高企,后幾個月價格可能會小幅回落,今年全年煤炭價格會出現一定的波動幅度。

“目前煤炭企業處于一個底部向上恢復的階段,它不會是12年之前的暴利時期。國家也對煤炭的價格、產能有了更多關注。”他說,“目前局部地區煤電聯動不協調,煤企賺錢多,電企賺錢難,下一步要防止‘蹺蹺板’效應(煤炭和電力行業利潤一高一低)的出現。”

網站對話
live chat
客服軟件
live chat
新湖期貨官方APP湖寶
黄金武士